番外:N年之后(1 / 2)

三月的天气还带着一股春天特有的潮湿,八王爷府后院的凉亭里,有一对男女依偎在一起,尽情的感受着春天的气息。岁月并没有在怜月的脸上留下痕迹,她依然是那般明媚动人。此时她正慵懒的依偎在阎昊的怀里。两个人都没有说话,只是静静的享受着两人世界的美好。

过了一会儿,怜月抬起头来轻抚着阎昊的一头白发,略带惋惜的问道:“昊,如果再给你一次重来的机会,你会为了救我而耗尽心力吗?”

阎昊微微一笑,一头白发在阳光下显得很耀眼,他温柔的看着怜月,脸上略带了一点沧桑,让他看起来更加的有魅力和男人味。手轻轻的敲了一下怜月的额头道:“小笨蛋,到了这个时候还问我这个问题。既然你那么想知道答案,那我就认真的告诉你。我阎昊为了你蓝怜月,做什么事都是值得的,我心甘情愿为了你牺牲一切,甚至我的生命。”

阎昊的语气很轻,却是那么的坚定。他知道怜月为了这件事,一直耿耿于怀。今日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,就不知道自己的答案是否可以解开她的心结。

怜月听到阎昊的话,看着他真挚的眼神。突然间觉得自己好傻,不是已经预想到了答案吗,也知道阎昊真的是心甘情愿为自己付出的。但就是觉得难过,现在亲耳听见了昊的回答,她又觉得自己多问了。

对着阎昊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,“昊,我明白了。你对我所做的一切,我深深的感动。今生能够嫁于你为妻,是我最大的幸福。”

阎昊也笑了,怜月能够放下心结,是他最开心的事。看着素颜朝天的怜月,有种纯净的美,美得无暇,让人怦然心动。阎昊不禁俯下身,亲吻上她那好看的双唇。

怜月的双手也勾住阎昊的脖子,两人吻得难分难舍。就在这时候,一个稚嫩的女童声音传来:“爹爹,娘亲,你们在吃什么东西,濛濛也要吃。”

阎昊和怜月闻言一愣,转头看向自己的女儿阎濛濛。她正站在走廊上看着两人在亲吻,后面还站着他们的儿子阎傲天。阎昊和怜月赶紧刚开彼此,脸上有一丝不自在和尴尬,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女儿的问题。

阎昊的心里更多的是无奈,每次他们想要亲热一下的时候,他们的宝贝女儿就会适时的冒出来打断,这让阎昊苦恼加气闷。可是看着濛濛那天真可爱的样子,他的怒气又顷刻消失了,他永远都无法对自己的儿女和娘子发脾气。

阎濛濛见他们不说话,便跑过来拉着怜月的手说道:“娘亲,你和爹爹在偷吃什么东西?濛濛也要看,你们的样子看起来就是一副很好吃的样子。”

怜月脸红了一下后才回答道:“濛濛,爹爹和娘亲不是在吃东西。爹爹是在帮娘亲吹眼睛而已,没事的。”

“可是,吹眼睛为什么要嘴对嘴呢?哥哥给濛濛吹眼睛的时候也没有嘴对嘴啊。”阎濛濛奶声奶气的继续问道,皎洁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,很是可爱。脸上还带着不解的神情,一副不问清楚不肯罢休的样子。

怜月无语了,求助的看了一下阎昊,只见他摊摊手,表示没办法。他们的女儿就是古代版的十万个为什么,每天都有一大堆新奇的问题要问,得不到准确而细致的答案,她是不会罢休的。

怜月见阎昊没办法,只好看向他们的儿子了。阎傲天接收到母亲求救的信号之后,偷偷的抿嘴笑了一下后。才对阎濛濛说道:“濛濛,你不是要来告诉爹娘,雪沁阿姨他们来了吗?”

阎濛濛被阎傲天这么一说,哦的一声,这才想起自己来到后院的目的。一时也就没有再问下去,而是跟怜月说道:“娘亲,沁姨和寒叔来了,正在大堂等你们呢,还有言姐姐也来了。”

怜月闻言便点点头道:“那我们快去找他们吧。”站起身来刚要走时,雪沁和墨寒便迎面走了过来,还带着他们的女儿墨言。

怜月和雪沁已经是许久不见的了,好不容易两姐妹聚在一起,忍不住开心的抱在一起。站在一旁的墨寒却着急的说道:“你们要小心点啊,不要抱的太紧了。”

怜月闻言放开雪沁道:“墨寒,我不就是抱了你宝贝娘子一下吗?用得着那么紧张啊,我又不会吃了她,你放心啦。”

雪沁听了怜月的话,有点不好意思的抿嘴笑了笑,丝毫没有帮墨寒说话的意思。阎昊也呵呵的笑着,这墨寒说话总是说不过怜月的。只有几个小孩子好奇的看着大人们在笑,却不知道是为什么笑得那么开心。